当前位置:主页 > 万象更新 > 正文

【人物专访】永川小伙兼职五份工,与奶奶相依为命

网络整理 2019-05-26 18:51

没有经历过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。你,经历过吗?

“我经历过三次吧,每次偷偷哭过后都要擦干眼泪,坚强出发。”

面前这位长相略显稚嫩的淳朴小伙叫易桂行(以下简称“小易”),97年出生,重庆永川永荣镇东岳村人,目前在重庆文理学院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读大二。很难想像,成绩优异、身体健康、活泼开朗、兴趣广泛的他,在还不到二十一年的人生征途上,早已历尽了同龄人从未体验过的悲喜光阴......

四个月大时,生母离家出走至今再无音讯

等待意味着什么?是花开花落的瞬间,是生死轮回的刹那,还是各散天涯的凉薄?等待,就是芸芸众生无尽的守候。小易四个月大时,生母也不知因为什么,突然不辞而别杳无音讯,就好似她从未出现在这个家庭中,只给家人徒留无止的“等待”。“我对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印象,那时太小了,都还没断奶。”小易平淡的说。

生母消失后,小易的伯母承担起喂养他的责任。“伯母当时刚好也在喂养堂姐,不能看我因没奶喝而出什么意外,所以有时奶水不够,宁可饿着堂姐也要先让我吃饱。”小易满眼感激。就这样,一直到他断奶,才被奶奶带回身边抚养至今。“因为伯父和爸爸常年在广东打工,一年能见到一次就不错了,所以都是奶奶照顾我长大。”提到奶奶,小易似乎有很多话要说。

15岁时迎来继母,17岁时继母却因癌症去世

小易在奶奶的辛苦养育下逐年成长,几乎从未真正体会过父爱母爱。15岁那年,父亲决定从广东回到永川,同时也为小易带来了“新妈妈”。“我理解爸爸,生母出走时他很年轻,不应该一直单着,那年他与继母喜结连理,我和家人都很高兴。”小易回忆着往事叙述着。

就在小易以为,自己终于有了完整的三口之家时,命运毫不留情的与他又开了个玩笑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继母嫁给爸爸时身体就不太好,每天都要吃很贵的药物治疗,我17岁那年继母已经被确诊为肺癌、肝癌晚期,回天乏术,就这样离世了。”小易无不感伤的说。

失去两任妻子、家庭负债累累,爸爸彻底精神失常

实际上,在小易继母离世前,爸爸的精神状态就已经渐渐出现问题。“那时家里进行危房改造用钱,继母治病也花费了很多钱,所以奶奶和爸爸背负了一笔不小的债务,再加上家中没什么固定收入,生活过的一直很艰难,爸爸的心态已经崩了。”小易缓缓道来,顺便拎起了家里的猫咪。

接连失去两任妻子、家庭生活也苦不堪言,这位年轻的男人终于向成年人的不易世界低头——他,精神失常了。“爸爸被诊断为精神二级伤残,犯病时很暴躁,生活也不能自理,有一次还险些用菜刀抹了脖子,多亏大伯刚巧看见及时阻拦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小易说起当时的场面,仍然心有余悸。

小易翻出一张照片,指着上面右边的男人,“这就是我老汉,那会儿还不到20岁,看起来挺帅的吧。奶奶说我长得像生母,不像爸爸。”仔细打量照片中的男子:五官端正、精神奕奕,左手食指和中指间还夹了一根未来得及点燃的香烟,就被摄影师拍下了瞬间的真实表情。

现在,小易的爸爸易品42岁,正值壮年,通过每日服药精神已经稳定了好多,只要不受到外界刺激便不会发病,与常人无异。“爸爸每天就在屋头吃药睡觉嘛,没办法出去打工,平时就帮奶奶干些杂活儿。”小易拎着药,轻轻唤着侧躺在床上的爸爸起来服药。

高考665分,却放弃了升入更好大学的机会